今夜,我们都变成了曾经我们眼里的“坏孩子”

Posted by GwanSiu on December 21, 2018

这是一个关于买烟,抽烟的故事;这是一个关于“好孩子”与“坏孩子”的话题讨论;这还是一个关于中国式“乖孩子”成长的思考。

临近冬至,香港的夜晚还是像平日一般清爽宜人。大家好,我是Siu, 走在我旁边的两个人是我的两个好朋友维克多和billy。维克多今天完成了她本科生涯的毕业设计以及一系列deadlines, 今晚她想好好地放松一下那条紧绷的神经,billy这几天被莫名的烦恼所困扰,今晚也正好陪我们这些师弟师妹出来溜溜,而我则属于一个从此回到单身狗行列的单身狗,且还是为了final而把这事压抑在心里许久的单身狗。

此时,我们正悠哉地走在连接学校和闹市区的天桥上,走在通往我们下半夜狂欢释放的路上。“要不,我们先去买包烟抽抽”,走在身边的维多克对我说。我觉得可以,我的记忆里没有关于抽烟的片段,不如试一试,正好今天心情十分压抑,心里堵得慌,不如就抽个烟先放松放松。我们有模有样地走进店里,先是纠结买什么牌子的烟,后是纠结烟的焦油量,踌躇了许久的我们最后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,最后买了一包焦油量为0.1的薄荷烟。全程都是一副洋洋洒洒的新手尝尝鲜的做派。出了店门,我们便说起来,“抽烟,喝酒和烫头,今晚我们一下子就占了俩,看来我们今晚要变成“坏孩子”了。” 我们都不约而同地笑了一笑,好像是这样的。

在我们小的时候,每个学校都有一些不学无术的混混。这些混混,我们统称为社会青年,而抽烟,喝酒和烫头被戏称为社会三连。如果一个学生走上了抽烟,喝酒和烫头的道路,便会被认为是一个变“坏”的开始,开始走向堕落的起点。不过凡事总有例外,比如一个成绩优异的优等生这么做还能在学习上保持成绩碾压,就没有人在意他是不是抽烟,喝酒和烫头了。但普通学生且成绩下降的话,在家长的眼里,便会是一个不听话不懂事的孩子,在老师的眼里,这个学生已经被带“坏”了,而在他的朋友眼里,则是想着要远离这个学生,因为会容易被带“坏”。看来这个结果导向型的价值观,结果对了,过程不再重要,只要结果好,没人会说你,而且我们小时候所受到的教育是一种非黑即白的二元价值观教育,当我们慢慢长大了才会发现,这个世界,这个社会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个样子,不是什么事都可以用黑白是非观去判断。我们更多地发现,这个社会是灰色的。人之所谓为人,是因为我们本身就是一个复杂的矛盾体,没有百分之百的好人,也没有百分之百的坏人。在我们小时候的印象里,抽烟,喝酒和烫头与社会青年是被直接划上了等号的。现在想想,这种可怕的贴标签方式到底是怎么来的,从因果性来分析,抽烟,喝酒和烫头就会变成社会青年,这个推理未免太过可笑了。可能他们是从感性的相关性来分析,社会青年中抽烟,喝酒和烫头的比例较高,因此,抽烟,喝酒和烫头与社会青年高度相关。但其实抽烟,喝酒和烫头也跟其他因素高度相关,比如,情感因素,压力因素还是烫个头能更精神一点。在家长,老师和其朋友这三方中,似乎没有一方去问这个学生,你为什么这么做?可能这个学生只是好奇尝试了一下,可能只是因为心情不好而尝试了一下,但令他最终走向堕落的,不是他自己,因为来自于家长的失望,老师的偏见和同学的远离吧。这让我想起了《狗十三》这部电影,中国式的教育是一个“听话懂事”的教育,他们只是希望孩子听话懂事,孩子的行为与习惯要符合他们的期望,而孩子为了成为他们眼里的“听话懂事”,有时候要不断地压抑着自己的人性或要压抑自己的欲望成长,带着镣铐在跳舞。有时候这些孩子会叛逆,而叛逆便开启了一个恶性循环。事实上,我们是不是要站在他们的角度上去想,问问他们需要什么呢?

大家好,我是Siu。此时,我们终于在广场中找到了抽烟去,火机里的火焰在风中摇曳了一遍又一遍,我还是没有点着夹在手里的烟,我有一种装逼不成反而被啪啪打脸的感觉,而此时,维克多也面临与我同样的困境。最后,在billy在帮助下,才让我们几个感受了到了吞云吐雾的感觉(其实是满嘴的薄荷味,像是在吃薄荷糖)。之后,我们便找了个地方喝了起来。在杯影交错之间,我在想,抽烟,喝酒和烫头,我们是“坏学生”吗?我笑了一笑,两个博士,一个即将去美国top50的master, 变的不是我们,而是我们此时对待生活的一种态度。

眼泪这东西啊,是流出来就能把辛酸和悲伤都冲走的好东西。可等你们长大成人了就会明白,人生还有眼泪也冲刷不干净的巨大悲伤,还有难忘的痛苦让你们即使想哭也不能流泪,所以真正坚强的人,都是越想哭反而笑得越大声,怀揣着痛苦和悲伤,即使如此也要带上它们笑着前行。—《银魂》